www.68365365com|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登陆
做最好的网站

杨鹏(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

图片 1

  杨鹏 燕山大讲堂现场

  主讲:杨鹏(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09年4月25日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校区学术报告厅

  提要之一

  祭司是神与人的中介,代表众人向神祷告,向众人传达神的旨意,传达神的道,从理论上说,祭司集团的力量来源是神,他的力量是从神的道那儿来的。君王的权力来源于什么呢?暴力优势。君王是世俗的军事和政治力量的控制者。我们今天的讨论,主要想讲清楚祭司与君王的三种关系模式,一是以祭司为主的祭司君王的教政合一模式,二是以君王为主的君王祭司政教合一模式,三是祭司、君王的政教分离模式。理解这三种不同的关系模式,对理解世界各国不同的社会结构,对理解我们今天中国的许多问题会很有帮助。

  提要之二

  《尚书》开篇,尧命令羲和去从事宗教事务,就是君王命令祭司并控制了祭司领地。在教政分离的美国,你不能说总统命令大主教去做什么。在阿拉伯教政统一的国家,你更不能说总统命令大阿訇去干什么。作协开会,来一个政府官员讲话,政府官员勉励作家们,要深入生活,写出这个时代的精神。作家们拿着小本本在记。这场景不是很可笑吗!

  提要之三

  来吾导夫先路!屈原的这种气质你在孔夫子身上能找到吗?孔夫子一不关心天地演化,二不敢公开以导师角色面对君王,孔夫子在君王面前是哆哆嗦嗦的。

  提要之四

  《易经》上说,圣人以神道设教,一个民族如果不在神与道上站立起来,一个民族的精神领袖们如果不将自己的精神基础建立在神与道基础上,而只是可怜地围着君王的感觉在打转转,那么这个民族的精神将是卑琐的甚至可能是卑鄙的。

  提要之五

  在这个意义上,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祭司的历史回位,由服从世俗权力转向服从超越性的 神与道,维护自己精神的独立和人格的尊严,只对天道和生命负责,通过坚守自己的神与道立场,提升整个民族的精神品质与生命尊严。

  正文:

  主持人:今天特别邀请到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杨鹏老师。杨鹏老师主要的研究领域是中国古典哲学和公共政策。杨鹏老师发表过重要的道家研究著作《老子详解老子执政学研究》,同时杨鹏老师发表过许多有影响的公共政策评论文章。2005年11月杨鹏老师发表在《中国青年报》的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什么一文被《南方周末》评为中国2005年度致敬时评。我们对外通知的演讲题目是《中国民间信仰的源头》,今天杨鹏老师以这个内容为基础,换了一个题目,祭司、君王与知识分子,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杨鹏老师开始今天的演讲。

  杨鹏: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交流思想。中国民间信仰的源头,我2008年11月在广东的时代沙龙讲过,这份演讲稿大家在网上可以找到。我觉得做研究的,要永远追求新的理解和认识,不要去重复别人的东西,也尽可能不要去重复自己已经讲过的东西。所以我改了题目,虽然与民间信仰仍然有关系,但是视角不一样了,内容也不大相同。这个题目,叫做祭司、君王与知识分子。一提到祭司这个概念,大家也许会觉得很遥远。君王,同样是历史上的角色。清王朝终结后,中国就不再有名义上的君王了。祭司和君王们都已消失进历史,但并不意味着祭司和君王们在历史上承担的社会功能已经消失了。今天的讲座,我们先一起来探讨祭司和君王之间的关系的演变,这种演变在一个层面决定了东西方文化演进的差异,这种演变跟中国今天的现实问题有密切联系。

  在开始讲解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希望大家能够参与到讨论中来,我的问题是:你所理解的祭司是干什么的?祭司这个概念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回答一:我理解是古代做祭典仪式的主持人,比如说祖先的丧事,《祥林嫂》里面写过。

  回答二:在我的印象中,祭司是一种宗教信仰的代表,任务主要是传达神的启示,是一种权威。

  回答三:祭司是神与人之间的连接中介。

  杨鹏:刚才三位朋友做了解答,看来大家对祭司这个概念有基本的认识。祭司肯定是跟神有点关系的。实际上今天各种有神宗教的宗教领袖们及其助手们,就是远古的祭司的延续。祭司是神与人的中介,主持各种祭祀仪式,宰杀燔祭牺牲,代表众人向神祷告,向众人传达神的旨意,传达神的道,在远古社会中,这个职业是权威的,在今天也一样充满影响力。从理论上说,祭司集团的力量不是来源于世俗权力,而是来源于神,他的力量是从神的道那儿来的。祭司的权力来源是宗教化的,是与神的信仰有关的。君王的权力来源于什么呢?暴力优势。君王是世俗的军事和政治力量的控制者。我们今天的讨论,主要想讲清楚祭司与君王的三种关系模式,一是以祭司为主的祭司君王的教政合一模式,二是以君王为主的君王祭司政教合一模式,三是祭司、君王的政教分离模式。理解这三种不同的关系模式,对理解世界各国不同的社会结构,对理解我们今天中国的许多问题会很有帮助。

  第一种关系:教政合一

  下面我们先来分析一下祭司和君王的关系。有一本非常重要的书,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1890年就发表的《金枝》(GOLDEN BOUGH),这部书是现代人类学的奠基之作。这本书在两个方面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是书中揭示的人类精神变化的三个阶段,从巫术到宗教,从宗教到科学。作者认为,科学与巫术有相通之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巫术与宗教不同,巫术中巫师是靠自己的法术的力量来改变自然,宗教徒是靠对神的信仰和祈祷来改变世界。或者说,巫术的主体是巫师自己,宗教的主体是神。诸葛亮借东风,没有向神祈祷就把风借来了,这是巫术。在这个意义上,巫术与宗教是对立的,所以西方中世纪的基督徒就大规模镇压巫术,烧死女巫。写《哈利波特》的英国女作家J.K.罗琳(Joanne Kathleen Rowling)如果生活在十四、十五世纪的欧洲,一定会被当成女巫烧死。在这个意义上,《哈利波特》系列书是西方巫文化传统的复兴。这种巫文化的兴起表现在许多方面,当我一看见有些女孩穿着尖尖长长翘翘的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女巫啊,巫女打扮(听众笑)。弗雷泽认为科学是从巫术中长出来的。科学家一般不会搞祈祷活动,不会说上帝请您把您的秘密告诉我吧,科学家是自己去研究自然规律,然后搞出汽车、飞机、原子弹这些很古怪的东西。科学要放在西方远古文化史上,思维逻辑属于巫术。我1995年出版过一本书,叫做《东亚新文化的兴起东西经济发展论》,认为东亚文化的根子是巫文化。从巫术到宗教,从宗教到科学,这是弗雷泽对西方精神史的概括,给人启发,这是《金枝》给我的第一个印象。但是如果是我来总结,我觉得就应增加一个环节,即祭司这个环节,变成祭祀、巫术、宗教、科学四个环节,宗教从祭司文化中来,科学从巫术文化中来。

  《金枝》给我留下的第二个印象,就是弗雷泽概括的祭司-君王一体化现象。弗雷泽发现,任何一个文明民族都经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这个阶段叫做祭司、君王一体化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是教政一体化,社会权力以祭司为核心,祭司必然就是君王,祭司掌握着精神和世俗两个方面的最高权力,这个社会的统治者是祭司集团。各祭司祭拜的神可能不一样,但他们都拥有对信众的至高权力。教政一体化的这种状态,即便在今天也仍然存在,例如在阿拉伯世界,替圣传道的阿訇们的社会地位很高,他们领导穆斯林从事宗教活动,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是能够影响甚至支配世俗政权的。比如说今天的伊朗,虽然是半民主的社会,但要选上总统,没有阿訇们的认同与支持是不可能的。在过去,我国西藏地区的社会是喇嘛们为主导的,解放前的西藏绝对是喇嘛集团说了算,西藏地区的NO.1一定是喇嘛教的领袖,世俗官员们只是喇嘛集团的打工仔。即便是拥有教政分离传统的西方,在中世纪的时候,政教冲突很厉害,但教会的权力也是很大的,教权在很大程度上是超越君权的。君王继位,要由大主教来办仪式,皇冠由主教来给君王带上。这种模式是,宗教人士超越世俗君王,宗教权力超过政治权力,以教为基础的教政合一。

本文由365bet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杨鹏(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